• 中國心理谘詢本土聯盟單位
  • 中國心理成長聯盟理事單位
  • 九年始終專注心理谘詢事業

心理導航

家庭暴力

協和女博士被丈夫割喉 血案因何而起?

發布人:太陽島心理 被遊覽次數:2367
字號: |  | 
一個前途大好的女博士生就這樣被自己的丈夫親手殺死,這究竟是因為什麽?是什麽導致了這起血案的發生呢?
    概要:前幾年,有一部熱播劇叫做《不要和陌生人說話》,在劇中,馮遠征飾演了一位實施家庭暴力的變態醫生安嘉和。當時,這個形象深入人心,人們都被安嘉和那種變態的暴力行為所驚訝,也對家庭暴力這一現象有了直觀的認識。而在現實中,這樣的人並不是不存在。內蒙古就有這樣一個變態醫生景某,他的妻子梁某考上了北京協和醫院的醫學博士研究生,這是全國每年隻招一個名額的,可以說十分難得。結果,景某因為自卑和嫉妒堅決要妻子退學。梁某拒絕,於是景某就追到了北京,就在協和醫院的宿舍裏用割喉的方式殘忍的殺死了梁某。在法庭上,他居然還謊稱是碰巧割傷了妻子。但律師揭穿了景某的謊言,並指出,景某之前經常對妻子實施家庭暴力,這次的行凶也是有預謀的。
    
 
    這起協和女博士被丈夫割喉的案件的確令人震驚。就在協和醫院的宿舍裏,景某竟然在大白天就敢故意殺人,而且還采取了割喉、直刺心髒等凶狠的手段,殘忍的殺死了自己的妻子梁某。直等到了法庭上,景某居然還謊稱自己是失手,試圖逃避故意殺人的責任。這還不算,更令人驚詫的是,景某在殺死妻子前剛剛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。原來,此前景某曾因開車撞人逃逸,造成被撞人不治身亡,於9月初被呼市的法院以交通肇事罪判處有期徒刑3年、緩刑5年。在判決書送達的第3天,景某便飛往北京,在醫院宿舍裏殺死了梁某。這足以說明景某極度蔑視法律、對他人生命極度漠視,更不要提對結發妻子的感情了。一個前途大好的女博士生就這樣被自己的丈夫親手殺死,這究竟是因為什麽?是什麽導致了這起血案的發生呢?
    
 
    原來,景某這次的凶殘行為並不是突發的,可以說是他性格的典型表現而已。景某和梁某在2004年登記結婚,2007年二人有了兒子。2011年6月,梁某憑著自己紮實的業務知識,考上了北京協和醫院的醫學博士研究生,到北京上學讀博。然而景某不同意,多次提出要求梁某退學回家,被梁某拒絕,這就是二人之間的直接矛盾。據了解,景某本人性情反複無常,有很強的控製欲,經常懷疑梁某有第三者。而梁某非常優秀,以全國第一的成績考入協和醫院風濕科專業博士生,該專業每年隻招一個研究生。景某卻隻是內蒙古某精神衛生中心的普通醫師。這些都讓景某產生強烈的自卑心理,於是才非讓妻子退學回家。這期間,景某多次給梁某發短信,威脅說要和梁某“死在一起”。所以,景某才在被判處有期徒刑後的第三天就飛往北京。他的目標很明確,如果妻子和自己回去就算了,如果妻子不回去他就要殺死妻子。果然,梁某拒絕了景某的無理要求,於是景某起了殺心,先是用凳子狠狠地砸傷梁某的頭部,然後又用水果刀殘忍地將梁某的脖子割斷,致使梁某的頸動脈、靜脈均被割斷。隨後,他又朝倒在地上血泊中的梁某心髒等身上要害部位用刀猛刺,致使梁某因頸動脈、靜脈被割斷、心髒被刺破,最終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。梁某死時瞪著大大的眼睛,死不瞑目,那現場的確是慘不忍睹,說這是一起血案一點也不誇張。
    
 
    那麽,景某是這次因為嫉妒妻子自己自卑才做出如此喪心病狂行為的嗎?不,這不過是直接誘因。實際上,景某一直就是個“變態醫生”,他的性格和心理存在著巨大缺陷。而且,被割喉的女博士梁某也有自己的問題。簡單來說,這場家庭悲劇的緣起是景某一貫的自私自利和梁某長期的懦弱忍讓。其實在結婚前,梁某就曾幾次提出要分手,但景某每次都威脅梁某或者以自殘的方式逼迫梁某不要分手,梁某因此就接受了景某的結婚要求。從這一點上我們可以看出,這就是景某使用了分手暴力,即在分手時采取的一係列暴力方式。梁某此時按理說就該明白了景某是一個什麽樣的人,更應該堅定和他分手的決心才對。可惜,梁某委曲求全,這才給日後不幸福的婚姻和自己的慘死埋下了禍根。婚後,景某經常酗酒、玩牌賭錢。梁某還曾在景某的手機裏發現景某和其他女人在一起的照片。梁某提出離婚,但景某繼續以欺騙、恐嚇手段威脅梁某,還打過梁某,甚至一次酒後還差點把梁某從24層樓的家裏推下去。梁某多次提出過離婚,但是景某不同意,並揚言要殺死梁某及其家人然後再自殺。由此可見,景某使用家庭暴力的手段對付妻子,已經不是一次兩次,而是一種行為模式了。景某就是用這種方式來實現著自己的私欲占有著梁某。他不允許梁某提出離婚,也是一種分手暴力。為什麽景某可以屢屢得手呢?就是因為他看出來梁某的懦弱了,他很清楚,隻要自己采取暴力手段,那麽梁某就隻會忍氣吞聲的屈服。久而久之,景某也算是強化了自己的這種家庭暴力的行為模式。我們也可以想到,後來梁某考上了北京協和醫院的博士生,肯定也是一種對景某的逃避,她當然不願意放棄這個寶貴的機會,這種“難得”既是一年一個名額的“難得”,也是離開景某的“難得”。而對於景某來說,他當然不能容忍自己控製下的妻子逃離自己的控製範圍,他更想著繼續用家庭暴力的方式來要求妻子屈服。所以,景某才屢次要求妻子退學。在他遭到妻子的拒絕後,景某當然會惱羞成怒。一個一貫屈服於自己的“奴隸”想“造反”了,這是景某無法容忍的。他這才選擇了殺人的方式來毀滅妻子梁某,這就是“我得不到的別人也別想得到”。
在法庭上,景某在供述中也承認梁某的人品、梁某對家庭和孩子的付出都“很好很賢惠”,可是他並沒有珍惜妻子的付出,反而經常對梁某使用家暴行為。很遺憾的是,梁某都默默的忍耐了,這也算是助長了景某的囂張氣焰。景某不光是對妻子有強烈的控製欲和占有欲,而且他自己還有嚴重的心理缺陷。景某不過是一個普通的醫生,而妻子卻成了北京協和醫院的博士生,就憑這一點就足以讓景某難以忍受,看著妻子比自己優秀,景某是無法忍受的。據我想,之所以景某有這樣的想法,也是因為控製欲吧。他大概認為,如果妻子學成,那就是全國數一數二的大醫院的優秀醫生了,那時不僅自己配不上,而且妻子還可能因為這個身份而找到更優秀的男人。景某本來就無端猜疑妻子有外遇,想到這些他就更加無法容忍。說是自卑也好,說是控製欲也好,反正景某不能接受這個現實。於是,他才會給妻子兩條路供其選擇,要麽是退學要麽是死。這說明,景某的心理已經嚴重扭曲了,他已經把自己和妻子都推上了危險的邊緣。
    
 
    作為心理谘詢師,我認為這起血案其實也不是不可避免的。從一開始,梁某沒和景某結婚時,她既然已經遭遇了景某的分手暴力,那就更該堅定自己的判斷,認定景某這個人有嚴重的缺陷,絕不可要。她當時要是堅定一些,用報警的方式來解決問題,我相信景某還不至於就有這麽極端的心態,這樣的心態,應該是多年來逐漸養成的。至於婚後,梁某發現景某有諸多惡習的時候,發現景某對自己使用家庭暴力的時候,梁某都應該趕緊離婚。雖然景某威脅了她,但是梁某也該用法律武器保護自己。假如梁某能夠求助當地婦聯等機構保護自己,或者向法院申請“人身保護令”的話,那麽離婚也是完全可以做到的。遺憾的是梁某也沒有這樣做,而是繼續忍受了一切。直到這次被景某用刀割喉的那一刻,梁某也許才極為後悔,可惜悔之晚矣。如果她能早點認清景某的真實麵目,早點對家庭暴力行為說“不”,也許一切都可以避免的。
    
 
    所以,我在此也告誡那些和梁某有類似遭遇的女性:你們不要以為一味的忍讓可以換來對方的改變,錯了,這樣隻能換來變本加厲的更嚴重的家暴行為。無論是普通的家庭暴力行為,還是分手暴力,你們都應該認清現實,積極反抗,不要縱容姑息,更不要讓對方變得越來越囂張越來越瘋狂。一個人的心態是在逐漸扭曲的,當對方的心態極度扭曲時,那他就會采取非常極端的行為,恐怕到時候什麽都晚了。
    
 
    希望這起女博士被割喉的案件能引發人們對家庭暴力行為的重視,希望這樣的慘劇不要再重演!

溫情提示:

太陽島心理谘詢中心,專業從事各類心理谘詢服務中心地址http://www.mailsby.com。中心提供心理谘詢服務內容:婚姻情感、青少年心理、職場人際、神經症、學生心理、親子家庭、危機幹預等。心理谘詢電話:0851-82237335。了解心理谘詢的流程和收費標準。

讚一個0 更新時間:2014-04-20

欄目推薦

聯係方式

督導谘詢師:單次:800元/小時;家庭谘詢:2000元/次;案例督導:600元/次

高級谘詢師:單次:600元/小時;家庭谘詢:1500元/次;案例督導:400元/次

中級谘詢師:單次:500元/小時;家庭谘詢:1200元/次;案例督導:300元/次

初級谘詢師:單次:400元/小時

見習谘詢師:單次:200元/小時 

谘詢電話:0851-82237335
谘詢郵件:174514916@qq.com
谘詢地點:貴陽市中華北路67號金輝大廈16樓D座。
乘車路線:(雲岩廣場站)1路、7路、8路、19路、20路、27路、37路、48路、63路、67路、249路、251路、264路

QQ交流點擊這裏給我發消息
更多

熱門標簽

歡迎關注

谘詢熱線:
0851-82237335
0851-82237310

太陽島AG亚游app中心地址:貴州省貴陽市友誼路1號佳苑府邸1單元18樓5號[查看路線]

心理谘詢 [連線] 心理培訓 [谘詢] 企業EAP [谘詢] 商務合作 [洽談]